联系我们 CONTACT
雷火电竞平台
服务热线:123-123-1234
打造专业的游戏平台;驰聘游场_专业首选!

孤岛惊魂2

 

《孤岛惊魂2》

         是原版《孤岛惊魂》的续集。游戏设置开放式体验。玩家可以加盟一个或多个派系,找到合适的游戏世界和任务的进展方式,这种非线性的游戏风格通常称为沙盒模式,使得剧情随着玩家的速度或选择的次序而进展。玩家可以操纵各种载具,包括轿车、卡车、船和悬挂式滑翔机,驰骋在50平方公里的游戏世界内。游戏风格有正面攻击、匿踪渗透和暗杀。游戏的庞大舞台设在非洲,有着从沙漠到草原到森林的复杂地形。
 
游戏设有各种派系、车辆和敌军雇佣兵。动态天气系统营造出昼夜循环和不同的天气条件,如暴雨和狂风。游戏时间也会影响AI的行为,特别是敌人的警觉性和侵略性。例如,敌人的防范意识在夜间会略微提升,但无法看到隐藏的玩家,而天气炎热时,敌人可能坐在成群的树荫下,很容易从远处发现玩家。
 
健康值显示器被分成5段,若尚未耗尽且玩家在数秒内找到掩护,会自动填充。玩家携带的限量供应的皮下注射针管,能在任何时候使用,补充全部健康值。针管能在遍布游戏世界的急救箱,尤其是检查站中找到。濒临死亡时(健康值仅剩下一段),角色必须对自己实施急救,例如用钳子取出子弹、扳动扭曲或断裂的手指。



剧情

游戏开头,玩家的任务是杀死绰号为“豺狼”的臭名昭著的军火商。玩家扮演的角色在Leboa-Sako的北部登陆,并引入到该国现实残酷的生活中。前往小镇帕拉(Pala)的途中,玩家扮演的角色遭受疟疾的苦果,在副驾驶座上晕了过去。他在一家酒店中醒来,发现豺狼就站在自己眼前。疾病缠身的玩家丧失行为能力,豺狼简单讲出了他对哲学的洞察,引用了弗里德里希·尼采《善恶的彼岸》对权力意志的描述。他扬言要杀死玩家,但最终选择饶他一命,将砍刀插在墙上。玩家拿下刀后离开。
 
同时,帕拉的停火区已经沦陷,UFLL和APR展开交火。玩家设法逃脱后因疟疾昏倒,或是在逃脱前身负重伤。玩家在该地区派系副官的营地中恢复过来(副官有可能是UFLL的安托·坎卡拉斯或是华金·卡波,也有可能是APR的沃顿·普利福伊或是奎伊坡)。为了回报救命之恩,中尉给玩家分配了一些基本的任务。玩家遇到了著书描述豺狼参与的一场冲突的记者鲁本·奥鲁瓦吉姆。他要求玩家找到散布在该地区的、他采访豺狼的磁带。一旦玩家从协助难民逃脱的牧师那里获得疟疾药,玩家可以自由地选择下一个任务。
 
除了追捕豺狼,玩家可以把盖章的旅行证件提供给地下组织的难民,以交换抗疟疾药物,伏击派送武器的车队,能从军火商处获得更多种类的武器装备,从区域内的各种电信塔,能截获刺探目标的信号。
 
玩家被迫同时为Leboa-Sako地区的UFLL和APR组织卖命,双方都利用玩家作为间谍,避免全面战争爆发。当玩家在阵营总部接任务时,他可以听到派系领导人和雇佣兵领导人之间的对话。比如有一次,双方讨论的是豺狼患有癌症,只剩下几个月命的传闻。完成许多任务后,拍戏的领导人(莱昂·盖库姆巴或夸西)会与玩家签订合同,刺杀敌对派系的领导人。一旦暗杀成功,玩家会被出卖,受到承包商军队的伏击。玩家逃脱后仍身陷混乱,被迫选择保卫牧师和他照顾的平民,或是帮助雇佣兵的同僚。玩家最终陷入战争中,并在装满尸体的卡车后面醒来。玩家的任何死党遇害或是宣告失踪可以弥补这一点,这取决于玩家所选择的援助。玩家跌下卡车落在路上,在沙漠中寻求庇护,终于在接踵而至的沙尘暴中晕厥。这时豺狼再多出现,把失去意识的玩家送到安全地点,但随后被迫在群龙无首的敌方撤退部队抵达前逃亡。该派别的一名中尉给了玩家机会自我救赎,暗杀背叛玩家的派系队长。玩家在队伍集会地点刺杀了目标,并向南逃逸至波瓦塞科。

QQ